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经济政治与社会 > 政治 > 政治权利与义务 > 正文
法律与自由
发布时间:2014-04-09 14:27:18

在法律与自由关系问题上,孟德斯鸠可以说为启蒙思想家的论述作了一个总结:“政治自由并不是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在一个国家里,也就是说,在一个有法律的社会里,自由仅仅是:一个人能够做他应该做的事情,而不被强迫做他不应该做的事情。”“自由就是做法律所许可的一切事情的权利;如果一个公民能够做法律所禁止的事情,他就不再有自由了,因为其他的人同样也会有这个权利。”

把自由解释成“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认识误区,其直接原因在于没有弄清自由与法律的关系。

自由与法律是紧密联系的,离开了法律这块自由的界碑,自由就不能完善,并注定受到损害。而离开了自由,法律便在相当程度上有可能蜕变为暴力的工具。

(1)自由是法律产生和发展的基础和前提。

自由是推动法律发展的重要因素。自由属于人类,而人又是社会的人,个体离开了社会的自由自在和无拘无束,并不是真正的自由,自由首先是脱离了动物本能的自觉意识和活动,而这只有在社会中才能得到。不仅如此,在社会生产力极为低下的原始社会早期,人类在很大程度上受着自然的支配和制约,因而没有多少自由可言,人类早期狭隘的社会关系,决定了当时人类活动很低的自由度。

法律的产生还有其他因素,如分工的出现、私有制的产生、阶级的分化特别是国家政权的推动等。但生产力的发展导致人们行为自由和相应责任的出现,却是法律产生的实在的内容方面。从一定意义上说,没有人类自由意识的出现和对其规则化的肯定要求,法律就无从发端。换言之,自由是法律产生和发展的基础和前提。

(2)确认权利维护自由是法律的根本内容。

尽管法律的内容是权利、自由等,但法律本身并不是自由,它是保障自由的社会形式。也正是在这种意义上,马克思指出:“法律不是压制自由的手段,正如重力定律不是阻止运动的手段一样……恰恰相反,法律是肯定的、明确的、普遍的规范,在这些规范中,自由的存在具有普遍的、理论的、不取决于别人的任性的性质。法典就是人民自由的圣经。”法律是对自由的保障和维护,这种保障和维护是通过确认权利和限制权力而获得实现的。

首先,自由从其本性来说总是从个体出发并以个体的充分发展为归宿的,尽管在自由的实现过程中不可能脱离集体,但集体本身并不是目的,其目的仍然是个体的充分发展。法律对自由的确认和维护同样是从个体出发的,法律往往把个体自由,如人身自由、政治自由、经济自由等以主体权利的形式表现在法律当中,使自由转化为法律权利,成为自由权。这是法律确认和维护自由的最直接的方式。

其次,法律对国家权力的调整和限制,是法律保障和维护自由的重要方面。这里关键的是要正确理解权利与权力的关系问题,从形式上看,权利与权力是同时产生和存在的,但从实质上看,权力乃是权利的一种衍生形态。国家不应有其自身的目的,其全部的目的应该在于为社会成员的存在和发展提供方便和保障,相应的,国家权力的存在也只有在它能够保障和维护公民个体权利时才有意义。然而,问题是国家权力产生以后,它就同社会个体发生了分离,而且越来越凌驾于社会之上,以至于这种权力如果不受限制,往往会蜕变成为社会的对立物。正是强烈地意识到了这种权力无限膨胀可能带来的灾难性后果,孟德斯鸠早就指出,为了保障权利、维护自由,应该对权力进行必要的限制和制衡,这是人类无数经验证明的一条万古不易的真理。

在我国,宪法既保障公民依法享有政治权利和自由,但公民在享受政治权利和自由时,也要受到法律的约束,即公民必须在法律的范围内行使政治权利和自由,不受法律约束的绝对的自由是不存在的。

例如:公民享有言论自由,包括每个公民都有受法律保护的平等的发言权;所发表的言论的具体内容,只要不超过法律所约束的范围,就不受任何非法干预。然而,言论自由不是没有任何限制的绝对的自由,也不意味着公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它要受到两方面的限制:一是公民不得利用言论自由教唆、煽动危害国家安全和政治稳定,破坏民族团结,扰乱社会秩序;二是公民不得利用言论自由侮辱、诽谤其他公民的人格,如诋毁他人名誉等。

公民享有出版自由。出版自由是言论自由的扩展和延伸。公民享有出版自由,不意味着公民可以滥用该项权利。我国采取预防制和追惩制相结合的办法,即通过制定、执行各种出版法规保护公民的出版自由,打击各种非法出版物。

公民享有结社自由。我国公民在享有结社自由时也受到限制,即需要履行必要的法律手续,向有关政府机关登记,将所成立社团的名称、目的、地址、章程、活动范围和地区、负责人的履历、组织情况和社团成员数,附属机构或分支机构的情况等,如实登记备案,以取得合法地位。同时,坚决禁止成立以反对四项基本原则为宗旨的非法组织。

公民享有集会自由。宪法对公民的集会自由的规定意味着公民可以聚集在一起,搞各种庆祝活动、纪念活动、社交活动、娱乐活动以及报告会、讨论会等,但集会时,公民应该遵守国家法律,不得从事法律禁止的事情,如聚众闹事、聚众赌博。露天集会还不得妨碍交通秩序和治安管理,不得扰乱公共生活等。

公民享有游行、示威自由。但法律又对滥用自由权利的行为做了必要的限制,如公民在游行前,应将有关事项报告有关国家机关,游行时,必须遵守交通规则,维护公共秩序。

我要收藏
文章点击排行